首頁
1
商品介紹
2
107.10 龍肚國中性平課程宣導3
首頁 首頁 性別培力 107.10 龍肚國中性平課程宣導
44

107.10 龍肚國中性平課程宣導

2018-10-05 性別培力

ae5b53ca52fc4571884331369625bc36.jpg

本會與龍肚國中合作性平課程宣導講座,由學生選擇自己有興趣的課程,以下是當天平行場次各場次的紀錄。

d4c5f81cc17654fc5604c9fd3f23b7c4.jpg


《婚禮主持看職場性別差異》

講師:鄭侑青

文/朱怡臻/高雄醫學大學性別所研究生

本堂課程主題是《婚禮主持看職場性別差異》,上課對象是龍肚國中的學生,選擇本主題的學生人數為14人。講師侑青一開始以偶像劇《我可能不會愛你》的「又青姊」讓同學們記住她,隨後介紹她的婚禮主持人職業,並告訴大家這堂課要談的是關於「職場中的性別差異」。

首先,她讓同學3至4人為一小組,分組討論關於男女性別特質的想像與自己未來想要做的工作,大家討論得很熱烈。然後請大家分組上台分享,有女同學說因為女生特質是愛哭的、溫柔的、漂亮的等,所以以後想去當演員、聲優、服裝設計師等,也有說男同學說因為男生特質是比較勇敢的、宅的、不能哭的等,所以以後想到角頭老大、電競選手、宅男等,同學們很踴躍地說出自己以後想從事的職業,講師也透過同學們對於兩性特質的想像。更進一步地,侑青詢問同學說:為何這些特質就適合做這個工作?或是難道男生的勇敢特質,女生沒有嗎?同學們認為女生的愛哭特質,男生不能哭嗎?給予同學們對於性別特質的部分進行更深層的思考。

接著,講師要大家比較女性與男性在職場中的處境,同學們很踴躍的回答講師:「女性會懷孕所以可能比較不容易被聘用、女生較容易遭受職場性騷擾、女生薪資較低」等,而侑青透過「職場性別現況調查大公開」的數據資料與同學們展開對於在職場中「男生是否比女性更有優勢呢?」、「女性在職場的優勢?」的討論,就此傳達給同學很重要的性別觀念:即便多數人會認為社會期待的性別特質與工作的關聯性很高,像是在以男性為主導的專業領域中(例如:飛行員、法官、醫生等),女性的存在是一個相對比較困難的部分,但是並不表示女性不能夠做的比男性好,或是女性要靠所謂社會上的陰柔特質:撒嬌、裝可愛來穩定自己的位置,而是女性也能透過同等的努力,證實自己的工作上的價值。

侑青告訴同學,因為她身為婚禮主持人,所以常常會受到社會上大家對於一個女性做為主持人要瘦、美麗等外在條件,但是她認為這是一種對於女性刻板印象的期待,但是,她說她並不是大家理想中的很瘦的那種女性,不過,這並不能瓦解她想要當主持人的工作,因為她可以透過除了對於女性刻板印象的期待以外,對於主持工作她有更多努力的地方,也更能勝任這份工作,因此,透過她的經驗分享也可讓同學們了解到作為女性在職場上的真實困境為何。除此之外,她也談到在職場中不同性傾向、不符合社會期待性別特質的人,可能會受到較不好的對待,因此也告訴同學們應該要去尊重身邊的每一個人。

接下來,她帶到「職場性騷擾」的議題,並告訴同學無論是在職場或是生活中遇到性騷擾,都可以透過求助的管道,包含:輔導室、父母親、熟識信任的親友。此時的孩子們非常專心聆聽這些性別的資訊,因為這與他們的現在以及未來的生活息息相關。

最後,講師介紹孩子們看一些關於性別差異的電影,包含《關鍵少數》、《丹麥女孩》等,講師在介紹電影的時候,有好幾部有些孩子都看過,因此產生很大的共鳴與討論,同時下課的鐘聲也響起了。本堂課整體而言,同學們在回應講者、課堂專心程度、討論程度上都是非常踴躍,講者也以常民化的語言傳達給孩子們性別的觀念。 根據筆者觀察,在課堂中班上較多的女同學對於「女性在職場中的困境」非常有興趣,也積極表達他們從自己媽媽或其他女性家人身上的看見;班上所有的同學們對於講者在一開始帶「性別特質的想像」這一塊,從他們踴躍的表達中發現他們對這個議題都都很有想法、興趣,筆者認為或許再延伸此議題的深度,能夠打破孩子們對於性別二元僵固邊界的想法。


《不一樣又怎樣?那些不同於你我的同學》

講師:阮惠君

文/林苗玄/高雄醫學大學性別所研究生

10月3日午後,我跟著高雄新知鄉區性平宣講團隊拜訪位於美濃的龍肚國中。團隊同時段入班進行四個班級不同主題的性別宣講。我擔任的是主講「不一樣又怎樣?那些不同於你我的同學」題目的特教老師阮惠君的紀錄員。

我們上課的班級是國中一年級,同學第一眼看到我們很興奮,一直問惠君:「老師你聽得懂客語嗎」?「老師你要上什麼呀」?還有一個同學很緊張的跑來說:「我們班有6個人去美術社了,還有一個請假耶」!我告訴惠君,這樣的話今天課堂只有13人,惠君給了我一個開朗的微笑:「沒關係呀!有多少小孩我就跟多少小孩對話,都是很好的,請大家都往前坐就好」。

課堂的鐘聲響起,是很可愛的音樂和一般學校制式的鐘聲不同,同學們很雀躍有點無法冷靜,惠君打開PPT秀出她今日的講題,拉回大家的注意力。惠君問大家,她的題目是「不一樣又怎樣?—那些不同於你我的同學」,請大家猜猜她今天要講的是什麼?有的同學回答性別,有的說身體也有些說是人際關係,大家都講對了。惠君今天就是要跟大家談所有的不一樣,不管是性別、性傾向、身體還是人際關係。

第一個活動,惠君請大家寫下,她/他們聽過的、罵過的髒話,同學聽到後,很興奮也很驚訝,反覆詢問著,真的可以寫嗎?真的沒關係嗎?反覆確認可以寫之後,洋洋灑灑的寫了好多,有幾位同學甚至開始比較誰寫得比較多、用了比較多國的語言。這時的大家都覺得講髒話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惠君將大家寫髒話的紙收回來看,大家寫的大多都是我們生活中常聽見的,罵女性的、罵身材的、罵性傾向的或是罵智能的。

接著,惠君要大家進入下一個活動「天黑請閉眼」,惠君請大家閉眼,聽著她的問題舉手。惠君問:「你覺得你自己長得很帥很漂亮的舉手」,我很驚訝,只有一人舉手。「你覺得你自己長得很醜的舉手」。這次全班都舉手了,連同那位原本自己好看的都舉手了。惠君又問:「覺得自己很笨的舉手」?全班舉手。我當下看了心情很難過,沒想到孩子們是那麼沒有自信。「你有被罵過剛剛寫的那些髒話的請舉手」,全班都舉手了。「你不喜歡被罵那些髒話的請舉手」,同樣的,也幾乎是全班舉手。問題結束,惠君請大家睜開眼睛,我觀察了幾個孩子的表情,我明白她/他們或多或少有些感想。

惠君請大家看PPT,她放了三張圖片,肢體障礙的人、帶聽障器的人還有一個是智能障礙的。惠君和同學說明圖片裡這些人的障礙,並說每個人都有特別擅長的事和特別不擅長的事。她和同學說,就像你們有人數學比較好,國文比較差,或英文比較好,數學比較差。同學們很贊同,惠君又說:「不擅長做的不代表不努力」。同學們聽到這句反應很熱烈,大聲贊同說自己已經很認真了但就是不會數學啊。惠君請同學思考,那「智障」作為一種髒話對嗎?

惠君告訴同學,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她在台南的國中擔任特教老師,但她認為每個小孩都需要特殊教育。我發現有一個同學一直點頭。惠君的下一張PPT是一個體型比較圓潤的女生,惠君問大家,想跟她當朋友嗎?有一個同學回答,會,因為想打她,並做出手勢。惠君很嚴厲的制止那位同學。其實,一開始就有發現那位同學上課特別活潑也會去干擾其他同學。惠君制止他後,邀請他上台當小幫手,惠君走到哪他就跟著。後來發現,他跟著惠君走動,情緒變得比較穩定。接著,惠君分享一個故事,她說有她有一個很胖的學生,成績不太好,大家不喜歡跟她當朋友。但後來發現那個同學是不會看字但會聽,後來惠君用唸的教她,那個孩子成績就變成七八十分。還不待惠君解釋,同學們就說了不能以貌取人,大家都有擅長和不擅長的事。

有鬍子的女人、流淚的男人,惠君給大家看這兩張照片,有同學馬上反應說那是gay泡,不是男人。惠君問大家怎樣才是男人怎樣又才是女人?惠君說她前幾天一個人從台中開車到台南,有長輩「稱讚」她,很勇敢不像女生。她問學生,勇敢為什麼不能像女生?那男生一定要會開車嗎?這些都是被社會期待的壓力。惠君告訴同學,在真實自我與社會價值之間,要看到自己的好並要尊重別人。

時間過得很快,要接近下課時間了。惠君最後和同學們聊了一下性教育。惠君問同學性需要教嗎?有幾個男學竊笑說不用啊,看A片就會。惠君反問學,學習性只從網路跟A片,你能確定A片教的都是真的嗎?那些男同學聽到後,一臉震驚,他們可能從來沒思考過這個問題。惠君接著說,如果沒有性教育,小朋友不知道器官名稱,如果被強暴無法跟法官說明。只說器官是尿尿的地方,是非常攏統的。下課鐘響了,惠君最後一個問題,兩性平等為什麼要改成性別平等?同學很快的反應:「因為要尊重大家」。真開心同學很快就能明瞭。

課堂雖然時間很短,但我想在這50分鐘裡,同學們已經思考了很多她/他們以前不曾思考過的問題。只是50分鐘還是太短,如果能有完整的一小時,可能更好,最後的10分鐘能讓同學Q&A。

《醫療中的性別氣質》

講師:張詠翔

文/陳萱瑀/高雄醫學大學性別所研究生

本次入班宣講的班級為龍肚國中101班,講師是現為護理師的翔哥。因為一年級學生還有其他課外活動,所以並沒有全班參與,參與課堂的同學總共九人。一進入班級時,可以感受到這個班級的學生比較文靜乖巧,翔哥教學過程中,同學們都很專注且安靜的聆聽。

翔哥一開始以性別氣質為切入點,帶領的同學們進行一個小遊戲,翔哥列舉出來各種形容詞(例如:理性、溫和、威猛、多愁善感……等),讓同學們挑選認為什麼形容詞是符合男生、女生以及自己,並帶領討論讓同學們發表自己挑選了那些形容詞。其中一位女同學表達自己的氣質是勇敢、穩重時,翔哥趁機傳達給同學們一個觀念是,看似比較符合男性的性別氣質,其實也可以用在女生身上。

接著,翔哥用兩部有關髒話以及性別刻板印象的小短片吸引住他們的目光,影片放映的過程中,同學們都很認真地觀看,雖然這一班的同學比較文靜,但在翔哥帶領問題討論時都有問必答,而且從回答的內容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於性別刻板印象以及性別歧視都有一定的認識,並且會覺得現在不管男女有不同的性別氣質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第二階段,翔哥將課程帶領到工作場域中的性別,討論刻板印象中陽剛與陰柔的工作,讓同學們去思考,日常生活中不同工作的男女比例時,同學們的專注度以及反應更進入狀況,開始比較踴躍的表達想法。翔哥再把工作場域聚焦到醫療工作中,提到不同科室也有針對性別有不同的安排,例如:在急診可以發現女性護理師的擁有果斷的氣質、精神科比較多男護理師被安排到那裏、婦產科比較少安排男護理師照護病人,帶給同學更多醫療場域中性別的認識。而醫院中的性別氣質,也常常用顏色區分,像是女護理師穿粉色,男護理師穿藍色,翔哥特別提醒同學們,性別友善醫院是不會用顏色區分性別的。

接續醫療場域中的性別議題,翔哥特別講到跨性別者在醫療場域中的處境,翔哥播放自己編導的小短片讓同學更了解跨性別在醫院可能會遇到什麼樣的困境,當與同學討論跨性別的困境時,同學的回答提到社會中常會覺得男生穿女生的衣服很奇怪,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於跨性別的想法有初步的認識,翔哥接著更進一步的提到跨性別者會遇到的困擾,像是健保卡上的性別身分,會造成跨性別者在看診時的不方便。

為了能夠讓同學更同理被嘲笑歧視的感受,翔哥以學校成績為例,問同學們:「數學不好的舉手」,在當下因為跟同學們日常生活有關,舉手的反應熱烈,藉由這個小互動翔哥帶領同學們了解到,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能會因為很多事情,例如成績不好而嘲笑同學,但嘲笑或歧視都是不好的,也會造成同學間的互相影響,而導致特定同學被排擠,在這個過程中可以感受到,同學們很認真的在聽翔哥講述,並且可以理解「同理」是什麼。

最後,翔哥希望同學們知道,不是所有東西都是像國中小階段,學習到的知識一樣,是固定不變的,並且希望他們可以尊重了解不同的同學,不只是性別氣質不同,各個方面的同學也都應該得到應有的了解和尊重。

《從宮鬥劇看歷史中的性別角色》

講師:焦婷婷

文/李冠霈/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專員

龍肚國中的第四場入班宣講題目是《從宮鬥劇看歷史中的性別角色》,主講人為曾任高中歷史老師,同時為本會監事的焦婷婷老師。課堂一開始,婷婷先從近期耳熟的宮廷鬥爭劇《後宮甄環傳》、《如懿傳》、《延禧攻略》等談起,詢問大家喜歡與不喜歡的角色及原因。

過程中,有名活躍的男同學表示,他非常能體會《延禧宮略》中皇后身處不自由的感覺,因為他也被12年國教束縛得相當不自由,此話一出,獲得多數同學的共鳴。婷婷立刻話鋒一轉回應到「那同學們覺得在家裡,誰最不自由?」一開始多數同學都說是自己,因為「被管教」無法自在表達意見、表達的想法也不會被父母採納,後來在婷婷的引導下,開始有同學也表示覺得父親和母親各自有不自由的地方,有人說「父親要去上班但他覺得老爸不是那麼喜歡上班,老媽總說自己很想重返職場卻必須照顧自己與兄弟姊妹,他時常覺得,那為什麼父母不對換家庭分工就好了?」

孩子們討論到,很多時候父母的分工不見得適合他們各自的個性,而是在迎合對於「父/母職」的傳統角色期待。有同學分享「其實我根本不介意爸爸做甚麼、媽媽做甚麼,爸爸在家、媽媽外出工作也是很好啊,是他們自己的觀念還活在以前的價值觀中吧?」也有同學回應「大概是因為比較多人的媽媽都在家裡吧?讓母親出去工作父親在家好像『怪怪的』,但如果交換工作內容大家都開心,那也沒甚麼不好的。」

進一步,婷婷將宮鬥劇的角色討論延展至正史中的女性,班長對於武則天這個角色十分有興趣,表示這個角色帶給女性很正面的力量。而婷婷也將武則天、花木蘭、慈禧太后做比較,讓同學們討論對於這三位女性的正、反面評價,以及給予這樣評價的原因。

討論過程中,同學分享到,很多時候角色的性別影響至深,像是對「性」的想像就不同,如果皇帝是生理男性,後宮三千似乎是習以為常的事,也不會因此被質疑其施政能力或人格品德,但像是武則天的生理女皇帝,只要擁有多名男性伴侶,就會被冠以性道德感低落的污名,而這樣的污名讓同學們感受到不公平,雖然從他們的回應中可知,目前他們還沒有能力去回應這樣的不平是如何被建構出來的,但他們卻能從這個例子中,不斷地去反思並舉出日常生活中類似的性別不平現況。

在這堂課程中,婷婷總是扮演「拋問題」的角色,並且沒有給予同學最終的答案。她讓同學們自行發想與討論,或者從中以角色扮演的方式邀請同學念一些宮鬥劇中的角色台詞,然後再引導同學反思這些台詞背後的隱含,以及對於這些性別角色行為設定的想法。

性別培力 1412421